英雄联盟:电竞迅速发展背后的赤字LCK联赛拟推工资帽机制

  英雄联盟2021全球总决赛已经接近尾声,只剩下最后三个BO5赛事,从这次比赛的收视率来看,英雄联盟电竞赛事的热度依然很高,LPL和LCK队伍成功打进了半决赛阶段。四支队伍都有很多明星选手,他们正朝着世界冠军头衔发起冲击,因为电子竞技永远不会记住亚军是谁。

  LCK赛区似乎逐渐找回了以往的统治力,三支LCK队伍都进入四强,而且四强的首发名单有17个韩国人。全球总决赛将连续9年都是韩国中单夺得冠军,如果EDG战队未能夺冠的线年都是韩国上单夺得冠军。尽管韩国的电竞产业发展得很快,但最近也迎来两个困境。

  10月25日时,韩国首尔举办了“致力改善电竞从业人员待遇及振兴电竞产业”的主题座谈会,会议上讨论了目前电竞产业的现状和实际情况。根据韩国调研组织的《电子竞技实际产业现状》报告显示,电竞产业的规模持续增长至去年,今年则是涨幅缩小。主要是因为新冠疫情导致很多赛事活动被取消,赛事转播频道的营销减少,导致产业规模缩小了。

  拳头游戏和其他主打电竞产业的游戏公司,为了营造电竞生态圈,一直在扩大投资的规模。虽然投资规模不断增加,但销售额却没有因此上升,投入和回报的差距正在持续扩大。大家都说电竞产业很赚钱,但实际上,从业人员也有很大的担忧,老观众应该都知道,基本上所有的电竞俱乐部,每年都受到赤字困扰。

  以前的俱乐部是用爱发电,现在资本进军后虽然规范化,但也只有少数俱乐部能够真正地获得盈利。电竞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,电竞俱乐部的运营却没有好转的迹象,最大的原因就是选手的薪资不断提高。根据韩国的电竞报告显示,今年大部分电竞俱乐部的营收都在10亿韩元以下,而运营电竞俱乐部的平均开支是35-46亿韩元,这差距非常大。

  部分大型电竞俱乐部在计算了全球范围的销售额时,虽然可以达到100亿韩元,但他们的支出成本也很高。而电竞选手的薪资提高,只是平均薪资提高,其实薪资也是出现了极其严重的两极化情况。能够拿到天价年薪的选手比例在不断增加,但年薪低于2000万韩元的选手比比皆是。

  尽管韩国俱乐部不断进行投资,提高了选手们的基础薪资,但越来越多的选手选择了前往海外联赛发展。以英雄联盟为例,拳头游戏和俱乐部在过去十年进行了天文数字级别的投资,使得电竞市场不断扩大,但电竞俱乐部的赤字问题非常严重,甚至形成了矛盾。虽然只有少数选手能够拿到天价薪资,但LCK联赛是存在10亿韩元年薪的选手,而且这些选手的比例在不断增加。

  电竞产业没有真正地扩大,尤其是遭遇了疫情的冲击,但选手的年薪却是不断提高,尤其LCK联赛进入联盟化阶段。这就使得俱乐部很难长期运营下去,导致电竞圈不健康的现象出现。DRX俱乐部代表表示,从2016年开始,大部分电竞选手的年薪至少增加了60%,有的的提高了三倍。为了招募核心选手,他们提出了20亿、30亿韩元的合同,但中国俱乐部会提出35亿韩元左右的税后标准。

 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只能进一步完善电竞圈的投资。韩国电竞圈的相关人员,在会议中希望获得政府的支援,改变人们对游戏的认知,呼吁政府不应该对游戏进行过分的限制。尽管韩国政府对于电竞产业持有支持态度,但并没有达到体育产业那样的开放程度,韩国大众对于电竞和游戏的认知依然是负面,而且这种否定的认知和管制使得电竞产业无法进一步探索。

  总体来说,电竞俱乐部的目标是希望建立实现良性循环的商业结构,但不能只依靠电竞俱乐部的努力,也需要上面从政策上提供援助,才能让电竞行业持续发展。而这次会议出席的人员包括政府代表,他们表示会思考如何给予支援,为韩国的电竞产业发展进行努力。

  此外,电竞选手无法长期保持职业生涯,如果无法夺得冠军或者拿到直播合同,未来就充满不稳定因素。这个因素也是导致明星选手薪资越来越高的原因,他们希望尽可能扩大自己的价值,俱乐部为了短期内出成绩,也只能启用明星选手而非培养新人。

  在这次会议结束的两天后,10月27日传出了一个新消息。那就是LCK队伍打算推动2022年建立电竞选手工资帽的标准,而T1俱乐部则是对这个改动持有强烈的反对声音。这件事情目前只是一个小道消息,还没有得到实际的认证。

  虽然我们无法准确知道LCK选手的薪资水平,但基本上平均薪资不会比LPL队伍更高。前WE上单选手、现LPL解说957,在近日的直播中表示,LPL电竞选手的薪资差距非常大。像Karsa戴的一个手表就是两三百万,OMG整个队伍一年的工资就这样。LPL选手的底薪是每月1.5万人民币,OMG首发队员大概是2-3万一个月,毕竟OMG最贵的选手也就只有小五,其他新人选手比较便宜。

  普通选手和明星选手的薪资正在不断拉大,像Nuguri、JackeyLove、Rookie、TheShy这种选手的年薪都是千万人民币以上。大部分电竞选手其实收入并不高,只有冠军队伍和明星选手的薪资才会很高,90%的电竞选手不过是其他人一将功成的踏板。LCK在今年进入联盟化阶段,而去年6月的一个韩国内部人员爆料,LCK首发选手的年薪从2000万韩元提高到6000万韩元,折合人民币大约35万元。

  LPL和LCK底层选手的薪资其实是差不多,而LPL俱乐部对于明星选手给出的薪资更高,所以才吸引了不少韩援选手加盟。去年转会期间,Nuguri、Viper和Tarzan都成为了争夺目标,最终他们都加入了LPL,而Chovy则是选择减薪留在韩国。但毫无疑问,这次转会期间很多韩国明星选手有可能出走海外,尤其DK的几个队员合同即将到期。

  工资帽在NBA等体育联赛中相当常见,会限制整个队伍的选手薪资上限,这个机制会使得联赛中的队伍实力比较平均,不会出现明星选手扎堆的情况。工资帽的机制可以降低俱乐部的运营成本,不会为了追逐多个明星选手疯狂砸钱,从而带来更好的经济效益。但英雄联盟电竞市场和NBA市场不同,因为韩国选手不在LCK联赛效力,他们也可以去LPL或者LCS联赛效力。

  除非拳头游戏在所有赛区都推行工资帽,否则只在LCK联赛推行工资帽机制,就是过于短视和近利的行为。韩国队伍不花大价钱,是不可能在今年转会期留住Canyon和ShowMaker这种选手,他们大几率会选择和LPL或者LCS赛区发展。

  至于T1俱乐部为什么反对工资帽,原因也是非常简单,他们目前的首发阵容中,Faker是队伍灵魂非卖品,基本上要花大价钱续约的,但Faker本身已经续约了。而T1其余四个首发队员都是新人选手,除了Keria以外都是自己二队培养出来的,他们也乐意花更高的薪资进行续约。但如果工资帽推出的话,已经有Faker这个顶薪选手存在,T1俱乐部就很难顺利续约其他选手,选择了Keria就不能续约Gumayusi显然是他们无法接受的。

  在去年腾讯电竞的发布会中,也透露了LPL联赛打算引入1000万人民币的工资帽,但结果今年LPL联赛并没有推行,看起来俱乐部老板和明星选手对于这个规则也是极力反对,才使得LPL联赛在今年没有提过这件事情。尤其LPL联赛的潜在市场那么大,引入工资帽会使得自身的竞争力迅速下降,而且电竞选手的巅峰期远比体育运动员要短。

  尽管每个选手都有冠军梦想,但在自知梦想很难实现的情况下,在巅峰期拿到一份天价天价合同才是正事。对于一个优秀的英雄联盟选手而言,尤其是韩国选手,你想在LCK联赛赚到LPL外援那样多的钱,唯一途径就是赢得世界冠军。

  但每年只有一支队伍可以捧起召唤师奖杯,将Chovy这种为了夺冠热留在LCK联赛的选手是过于理想主义。Viper和Tarzan来到LPL一年赚的钱,是他们职业生涯前几年的好几倍。更别说CoreJJ和Ssumday这种去了北美的选手,他们的薪资比起绝大部分选手都要高。如果Viper这次幸运夺得世界冠军的话,那他今年的经历将会让前队友Chovy后悔莫及,不但短期内收获高薪还获得了未来发展空间。

  联赛引入工资帽,短期内可能会对俱乐部的运营带来好的影响,但如果联赛质量下降,无法诞生更多的超级巨星,导致LCK或者LPL联赛出现统治力下滑,那就造成更大的损失。即使LPL、LCK甚至LCS三个主要赛区同时实行工资帽,LPL赛区选手工资合同主动减薪,LCK的吸引力依然难以超过LPL,因为LPL赛区还有直播合同,这能够带来更高的收入。

  LCK选手留在韩国的话,从流媒体里得到的收入非常少,只有Faker这种顶级明星才有大合同。在LCK联赛,选手的收入基本上等于薪资收入,但LPL联赛还有直播收入,这部分的收入是无法被工资帽所限制的,俱乐部完全可以通过阴阳合同来规避工资帽的限制。因此,究竟拳头游戏和俱乐部就工资帽这件事情达成怎样的最终看法呢,让我们在未来两个月拭目以待。